阅读历史
换源:

959章 死尸与死尸

作品:一寸山河|作者:最爱吃咖喱|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7-04 16:27:08|下载:一寸山河TXT下载
  吸收的过程由小天地自己进行,倒是不劳姜宁费心。

  方才若不是滴血重生的力量支撑,姜宁也不敢以身犯险做那等狂妄之事。

  也正是因为想试试自己在断桥之上刚学到的滴血重生到底有多强大,顺带看一看能不能借着这个机会扮猪吃老虎坑那阴煞一把,这才动手碰了那拐仙人的尸体一下。

  但是刚刚躺在地上对阴煞说自己觉得很爽,倒也不是骗他。

  虽然是深不可测的真一仙人,但终归已经是一具尸体。

  碰不能碰,一碰就伤,倒是边上那一根散落在地上,镶嵌了七个大小不一的星核的拐杖对于姜宁来说颇有吸引力。

  但,证道之器,根本就不是道和境的存在可以碰的,若是碰了,只怕下场会比碰拐仙人的尸体本身还要恐怖。

  毕竟真一仙人死掉了,身体之内的能量基本上停止了流动,但是证道之器却不一样,单单是那七颗星核,就可以维持那根拐杖数亿年之内都有充足的能量,除非实力达到真正的道和巅峰,也许拼尽全力可以勉强碰一碰,现在么,姜宁琢磨着自己大约是沾之即死。

  俗话说得好,宝物虽好,也得有命享受不是。

  真一仙人身上,哪怕只是一根头发丝儿,若是能够拔下来,也绝对是宝物,但是显而易见,姜宁是没有办法的,方才仅仅只是触碰到那拐仙人的手背,就再也撑不住,立刻被弹飞出了森林之外,显然凭他现在的实力,即便是人家身上的一根汗毛,他也是摘不下来的。

  站在宝山旁边而不得其门而入,那种心情,可想而知。

  “哎,”姜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虽然你是不可一世的仙人,可如今终究还是死了,既然死了,总归还是入土为安的好。”

  姜宁挥手带起一堆的泥土和砂石,悬浮在空中,郑重其事地对着那拐仙人的尸体道:“拐仙人你听清楚哦,我是想让你入土为安,可不是要动你,不要再反弹我啦,晚辈这小身板儿有些受不住您老的王霸之气!呵呵呵呵!”

  说罢,姜宁干笑了两声,明知道若是对方真的要反弹攻击给自己,就算是站得再远也没用,但是姜宁还是稍稍地往远处站了一些。

  土堆哗啦啦地落了下来,将那拐仙人的身体,连带着那根七星拐杖一起都掩埋在了黄土之下,从始至终,那尸体和证道之器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呼呼呼!”

  姜宁深深地出了一口气,一脸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用真元催动气流将那些黄土归置得平整了一些,弄成了一个比较规则平滑的坟包,又用真元截断树木,切出了一个长条形的木块,扎在那坟包之前的地面上,并指作剑,落下了‘拐仙人之墓’这五个大字,从小天地中取出了一壶酒,在坟头倒了一半,自己仰头喝光了另外一半。

  “一代英豪,天地人杰,你我虽未曾相识,但能够相见总归是缘分,我敬前辈,愿你英灵安息!”言毕,姜宁对着那坟包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晚辈礼,旋即偏转身体,越过了那个自己亲手打造的墓碑,沿着坟包的侧面往森林的更深处去。

  险则险矣,否则堂堂真一高手也不至于会横死在这里,但既然来了,姜宁总想要走走看看,见识一下总是好的。

  他也想好了,这里既然有能够让拐仙人这样的真一仙人都丧命的危险,自己是绝对不可以久留的,所以姜宁所说的到处看看,真的就只是看看而已。

  黄土埋好之后,那拐仙人的尸体就像是有灵一般,那股不容人接近的威压一下子就消散了。

  否则姜宁也没有办法距离坟包那么近。

  “所谓尘归尘,土归土,大抵就是这样了吧?”姜宁回首再望那坟包,自言自语地道。

  再强大,再具有威压的生命,对于生养自己的大地都不会有半点的抗拒之心,即便是已经可以超然物外的真一仙人,也是如此。

  有那么一瞬之间,姜宁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可是回过头来再想要去抓住什么东西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来方才那一瞬之间到底是明白了什么。

  对于一个过目不忘,记忆力超强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件格外新鲜的事儿。

  所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么多年下来,姜宁早就养出了一副大心脏,有些事情,有些东西,你越是用力去抓,越是抓不到,等你忘了或者不想要了的时候,它却会自己乖乖地送上门来。

  总之,所谓的老天或者命运,就是喜欢通过这种偏偏不让你满意的情况,告诉你一些只有历经痛苦才能够明白的道理。

  大约当年在青玄山听风崖掉下去的那段时间,他就已经明白了,所以到了今日,不过是一笑置之。

  真一高手的尸体毕竟依旧在这里,等闲没有什么危险能够靠近。

  动用青电瞳,将周围的环境看了个大概之后,姜宁便打算转身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完成的墓穴之中,一只熟悉的手从泥土生出探了出来,抓住了姜宁的脚踝!

  触电一般,刺骨的冰冷之意顺着脚踝传递到了姜宁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每一寸肌肤之上的毛孔都紧紧地收缩了起来,全身的汗毛倒竖,却有冷汗顺着耳根留到了后颈,紧接着又流淌到了背后,打湿了衣衫。

  天地之间有僵尸。

  由弱到强依次分为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以及最为恐怖的,可以与真一仙人相媲美的将臣。

  将臣原本是时间第一个达到真一层次的僵尸,在那之后,人们便以这个名称称呼所有的那些达到真一境界的僵尸。

  僵尸由尸体沾染怨气,活或者传说中的神兽犼的血脉感染而成,实力与怨气的浓郁程度和尸体身前的实力高低皆成正比。

  姜宁几乎不敢想象,一个由堂堂真一仙人的尸身转化而成的僵尸,到底有多么恐怖!

  “完了完了完了!”姜宁的心中,这两个字在一瞬间内接连冒出来了无数次。

  不为别的,单单是那股寒气,就封住了他身体之内的所有力量,就连肉身之内滚烫的血脉之力都直接被冻结了起来。

  除了一部分被十八层小塔保护起来的元神之力外,姜宁此刻几乎无法调动身体之中的任何一种力量。

  可是死尸是没有元神的,没有元神就没有破绽,他便是有元神,也无从攻击。

  空间也像是被那股寒气冻结了起来一般,不管姜宁如何催动,小天地的空间之门就是无法张开。

  若是有办法张开那空间之门,姜宁自信,就算是真一高手,也不能那么容易地把自己握在手里。

  可是对方先发制人,他如今再想反制,就困难了。

  姜宁有些僵硬地转过脖子,朝着下方看去。

  却发现那拐仙人尸体的头部已经从坟包之中探了出来,清亮的眸子缓缓张开,定定地与姜宁对视着。

  又一股寒气触电般从头传回到脚踝之上。

  真不是姜宁胆小,实在是那拐仙人的眼睛虽然张开着,但是他的身上确确实实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机。

  非但没有生机,就连死气都没有。

  照理说,活着的时候生机越旺盛的人,死掉之后死气也应该越浓郁才对。

  但是那拐仙人的身上一点的死气都没有。

  姜宁可以清楚地确认,并不是死气隐藏的深,而是真的就没有。

  之所以敢这么大胆地确认,是因为他早前就已经领悟了死亡之道,而且是完完整整的死亡之道,就算是真一仙人,只要是身上有死气,他就一定能够察觉出来。

  一具尸体之上竟然一点死气都没有,原本就已经十分的奇怪,但鉴于这种事情发生在一个真一仙人的身上,姜宁也觉得可以理解。

  若一个真一仙人不想让自己死后身上有留下死气,有转变成僵尸危害众生的可能,不管伤的多重,他都一定能够做到,不能做到就不足以称为仙人了。

  可,既然没有死气,那就不是僵尸,既不是僵尸,又确实是死掉了,那么他又究竟是如何抓住自己的脚踝,如何睁开眼睛与自己对视的呢?

  姜宁觉得,以自己现在的知识,便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原因所在。

  好在他这段时间见过的不能理解的事情已经太多,再多这么一件也无所谓,早就见怪不怪了,他知道这些看起来不能理解的事情背后一定有它自己的原理在支撑,只是现在的自己眼界太浅,无法理解而已。

  两道精光从那拐仙人尸体的双眸之中电射而出,就像是在瞳孔之中装下了两个太阳星一般耀眼。

  可是,真的当那两轮曜日从尸体的双眸之中飞出来的时候,却变成了周边镶嵌着一圈灿金色光环的黑洞。

  那两个黑洞甫一出现,姜宁只觉得自己的身周压力骤增,在不能动用任何力量的情况之下,他已经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双腿之上传来的那种骨裂的声音。

  “切,”姜宁忍不住在心中吐槽,“刚刚修复好,现在又裂了,感情本剑仙幸亏碰巧有了这滴血重生的本事,不然非得在这迷雾森林之中被折腾死才行!”

  姜宁这么想着,自己就已经坚持不住,咔嚓一声,伴随着骨头彻底折断的声音,双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娘的,”姜宁这次是忍不住大声地喊了出来,“你们这些前辈高人怎么就偏偏喜欢别人给你们跪下呢?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呀?”

  虽是这么说着,但是姜宁的脸上还是一副不红不白的样子,那里有半点失去了尊严的样子。

  当年在街上做小乞儿的时候,为了吃一口饱饭就不知道跪了多少人,此时的他,又哪里会真的在乎这区区一跪,只是对那拐仙人强迫自己下跪的事情有些不爽罢了。

  毕竟方才自己才刚刚动了恻隐之心,又是建造坟包掩埋,又是在墓碑上刻字敬酒的,总觉得自己有些被那死去的拐仙人好心当了驴肝肺。

  紧接着,两轮黑洞在姜宁的面前汇聚,化作了一道同样是金边镶嵌,中间同样有着无尽的黑暗的光门,只是那长条形的光门如今看着,就像是一个黑色内旋的旋涡一般,分明什么都看不清楚,但却总是让人觉得里面仿佛隐藏了某种惊人的宝藏或者神秘的知识,叫人不能自拔。

  理智告诉姜宁,无论如何也不能走进去。

  但是脚踝上的手告诉他,你不进去就一直站在这里好了。

  每当他有想要往前移动的态势的时候,那手就会松动一些,可是等他想要后退的时候,就会再一次被抓住,屡试不爽。

  区区道和境界的身体,又如何能够与真一仙人的仙体媲美呢?

  尝试了两三次之后,姜宁就放弃了。

  脸上露出了一个无奈地笑容,姜宁忍不住在心中安慰自己,反正其实自己也对那旋涡之门后面的东西挺好奇的,既然不能退却,那就进去看看好了。

  这世上原本就有很多无从选择的事情,不是不知道该怎么选,而是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逆来顺受,有时候是一个人必须具备的能力,否则就会心态炸裂,这一点,姜宁也在很久以前就学会了。

  索性扭回头去,对着那地上的尸体做了一个鬼脸,快步走入了那黑色的旋涡之门中。

  一进来,姜宁就愣住了。

  “搞什么呀?这不还是在迷雾森林之中么?有必要弄个门传来传去的?”

  话音还没有落下,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

  首先,这里的温度和外界的温度是一样的,是那种正常的温度,并非是迷雾森林之中寒冷的气候。

  其次,天上有星星,有月亮,有暖风,有萤火虫,还有好些姜宁认识的东西。

  比如说阳界随处可见的杂草,夜晚蚂蚱的叫声,飞虫,苍蝇,蚊子,阳界常见的植物和昆虫似乎都有了,唯独那奇异的树木依旧没有变化。

  这里,就像是一个迷雾森林与阳界环境的结合体,诡异之中透着一丝熟悉,熟悉之中又有着一些淡淡的违和感。

  简单地观察了一下周遭的环境之后,姜宁提气一试,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

  一身道和修为竟然完全都在!

  若换了平时,姜宁定然高兴才对。

  但是这会儿,他倒是宁可自己所有的修为都被那拐仙人的尸体给封住。

  原因也很简单。

  如果闯关者有了修为之后很容易就能通过,设计关卡的人就会想办法暂时封印他的修为。

  反之,若是修为没有被封印,那就是说明,即便留着这一身道和境界的实力,自己想要闯关成功依旧十分困难。

  虽然姜宁自问修为还算是不错,毕竟能够走到道和境已经是整个世界上凤毛麟角的存在了,小小地得意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相比于需要用武力通关的关卡,姜宁还是比较喜欢动脑子。

  事已至此,再懊恼也没有用。

  姜宁苦笑了一声,踱步朝着前方走去。

  时间是夜晚,但是修为既然尚在,姜宁的视力自然可以将周遭的环境尽收眼底,因为这里虽然和迷雾森林十分相似,但是迷雾的浓度却是十分低的,而且也没有那种隔绝姜宁部分视线的能力。

  树林之间,有着一些神秘的光点在闪动,起初姜宁以为那些光点和自己附近的这些萤火虫是一样的,但是瞳术开启之后这才发现,它们并非是萤火虫,就真的只是一些散碎的光点。

  可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森林之中,又没有能量的外泄,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光点呢?

  姜宁不理解,故而更加增添了好奇之心,调动身法随那光点而去,倏忽之间,那光点却又滑向远方。

  最近他根本就没有时间锤炼身法,流云渡月在躲避攻击和灵动方面几乎无可匹敌,但是在直线速度方面就稍稍差了些,并不能尽如姜宁之意。

  踏莎行的速度十分迅猛,但是姜宁只是初初开始修炼,不过领悟了一些皮毛而已,速度虽快,却不是这个境界该有的极限,好在姜宁还有雷电之道和风之道融合在一起的风雷之道加速,总算能够勉强追上那些看起来飘飘忽忽不怎么快,实际上就和闪电相差无几的光点。

  光点倏忽之间消失,姜宁停下脚步,低头一看,面前是一大片凹陷下去的碎石和土块。

  站在那土坑的边缘之上,姜宁看到了一排凌乱的脚印。

  依着那脚印的大小和深浅,他判断主人十之八九是一个女人。

  那脚印延伸到了森林的深处,姜宁却没有再去管,而是把目光落在了那碎石坑之中。

  青电瞳的透视效果依然在,他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那碎石之下,躺着一具残破不堪的尸体。

  那是一个男人,中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