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两百九十一章 奥比涅夫人与里世界与罗马教会的关系

作品:我乃路易十四|作者:九鱼|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7-10 23:28:11|下载:我乃路易十四TXT下载
  出现在国王身边的女人总会招致许多不必要的打量与探究,奥比涅夫人虽然谨慎,但就连拉法耶特夫人也能看出她有意伪装自己,别人就更不必多说了,所以她是受奥尔良公爵夫人的召唤入宫的,奥尔良公爵夫人是荣誉校长,要见一个出色的教师并不令人奇怪,甚至可以当做一种消遣。

  只是奥比涅夫人才进了房间,奥尔良公爵夫人向帷幔后的房间微微一屈膝,就无声地告退了,只留下奥比涅夫人一个人在房间里,换了一个女士,她也许会心跳脸红,但奥比涅夫人早在罗马的时候,就读过有关于这位国王的所有资料,她比这里的大多人都要了解路易十四。

  但听说过一头狮子,见过一头狮子的画像,和亲眼见到它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路易十四从深红色的帷幔后踱出来,手上习惯性地提着一根手杖,他今天的外套是暗金色的,直垂到膝盖,因为织金衣料原本就足够华贵,所以没有刺绣与点缀宝石,甚至连纽扣也只是黑色的煤精——奥比涅夫人俯首行礼,在得到允许后,她的视线从外套的下摆移动到第二颗纽扣,然后停住,她没有身份,只是平民,是没有资格直视国王的。

  “请坐,夫人。”路易十四说。他也在观察这个来自罗马教会的使者,奥比涅夫人用来伪装自己的手法很巧妙,她首先剔除了的大部分眉毛,谁都知道,眉毛在人类的表情和面容上占据很大的比重,一个没有眉毛的人,一定会让人感到古怪,但眉毛稀疏是一些人常有的问题;另外她的嘴角仿佛是出于惯性地下垂,让她看起来十分严肃,对一个女官和教师来说是有点,对一个女性来说是不折不扣的缺点,她今天穿了一件介于灰绿与茶褐之间的衣服,这种看起来就乱糟糟的颜色更是让人见了就生出厌烦之心。

  “那么,”路易十四旋转了一下手杖的握柄:“我们谁先提问?”

  “当然是您,陛下。”奥比涅夫人毕恭毕敬地说道。

  “蒙特斯潘夫人是怎么回事?”

  “她是克雷芒十世选定的人。”奥比涅夫人平缓地说:“您身边的每个人都在教会的关注之下,尤其是这位夫人,她的两个父亲,一个是您的将军与大臣,一个是您的御医,内廷外朝,她生来就具有莫大的优势,而且她又野心,最重要的,陛下,她很美。您要承认这一点。”

  “我承认,她的美非常的有价值。”路易十四说,蒙特斯潘夫人一出现,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认为她将是太阳王的挚爱,路易之前不能做的事情,一推到王室夫人的胡作非为上,无论是大臣和将军都会立刻闭嘴——他们认为,这是一件很值得宣扬和鼓励的妙事。

  奥比涅夫人掩唇而笑,“确实,陛下,您的主教一直在担心您随时随地会变成一个不可理喻的暴君。”

  “拉里维埃尔?”

  “就是那位大人。”奥比涅夫人轻轻弯腰,以示尊重,“陛下,他认为您的生活中缺少快乐,他说您过得就像是一个苦修士,而您知道的,几乎所有的苦修士都是疯子,不是那儿有问题,就是这儿有问题。”

  “我要扣他的俸金。”路易十四说:“他怎么会这样认为呢?我觉得我的生活中充满了快乐。”

  “您是说矗立在罗马教会上的快乐吗?”奥比涅夫人说:“恕我狂妄,陛下,您充满了冒险精神。”

  “只能说从美男子腓力四世开始,法兰西的国王们就开始遵从这一传统了,”路易十四坦白地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夫人,您是一个聪明人,不然不会承担起这份危险的工作,所以我明确地和您说,如果您是想要和我讨论有关主教任免权的事情,恕我不能和您继续交谈下去了。”

  “看来您势在必行。”

  “为了法兰西。”路易十四说,主教任免权对于教会来说,是为了扩张自己的宗教势力与获得巨额收入,现在法兰西的财务状况在柯尔贝尔的殚心竭虑下可以能够稳定在一个令人乐观的局面上,所以路易十四还不至于在这方面与教会竞争,但问题是,他有意在法兰西全境普及初级教育,监管中等或是高等教育——谁都知道,几乎每座大学在最初的时候都带有宗教性质,一些大学更是让教士来充任教授,之后耶稣会更是开办了许多初级学校。

  路易十四还没那么伟大,他创立学校,从初级到高级,只是为了在民众的心中建立起国家与国王的概念,就像是他的新军,他们很清楚,自己在为谁而战,应该对谁献出忠诚,甚至性命,像是之前那种混乱到与雇佣兵差不多,只要有饷金可拿就尽可以为任何一个人效力——无论他是外国人还是叛国者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再发生。

  但耶稣会的学校,无疑会打破这种概念,因为对罗马教会来说,他们的学生应该先尊重和忠诚信仰,简单点来说,当国王与教会两选一的时候,学生必须站在教会这边,路易十四当然无法容忍,所以他必须取得地方主教的任免权,才能保证他的权力不被教会分割。

  奥比涅夫人果然是个聪明人,她立刻放下了这个话题,因为国王已经给了答案,这个答案是不可能更改的,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接着说道:“我之前说到,蒙特斯潘夫人是现在的教皇克雷芒十世选中的人,他希望蒙特斯潘夫人到了您的身边后,可以在一些事情上改变您的想法。”

  “我不太明白,”不解风情的国王说:“一位女士如何能够扭转任何重要的局势,能征善战的将军,或是善于言说的使者,又或是心有灵犀的大臣也未必能够做到的事情,一位王室夫人就能做到吗?有时候,别说是他们,就连一个国王也未必掌握得住失态的发展呢。”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克雷芒十世的错误是他没想到蒙特斯潘夫人过于急切和率直,她太想要得到王室夫人的职位了,所以毫不犹豫地将她应该好好藏着的东西全都摆在了您的面前,”奥比涅夫人说:“她这种炫耀般的行为只会引起您的警惕。”

  “事实上我还是有点感动的,看,我给了她王室夫人的职位,”路易讽刺地说:“但这就是您们放弃她的原因。”

  “我的外祖父是贝内代托.奥特斯卡尔奇,”奥比涅夫人说:“您也许对这个名字不够熟悉,但陛下,我可以告诉您,他现在是罗马教会的红衣亲王。”

  路易确实有点意外,在密探送来的资料上,奥比涅夫人的前三十年过得并不如意,她确实是个美人,但身份卑微,因为她的父亲犯下了叛国罪,被关在一座监狱里,他的母亲是监狱长的女儿,很难说,当时这位先生是不是希望借此来换取舒适一点的环境和待遇,但弗朗索瓦丝.奥比涅是在监狱中诞生的没错。

  奥比涅三岁的时候,就随着被流放的父亲,和自己的母亲与兄弟一起前往法国的殖民岛屿马提尼克岛一起生活,那时的马提尼克就是一个荒凉落后的地方,他们为了生活耗尽了心力,奥比涅十二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回到法国后由叔叔婶婶抚养,她在修道院学校里上过学,接受了极其严格的教育。

  但你要说她的监护人对她是不是关爱有加,那纯粹就是在胡言乱语,因为我们固然无法记录奥比涅十五岁之前的情况,但在她十六岁的时候被迫嫁给了保罗.斯卡龙,就说明这对夫妻即便没有想要伤害自己的侄女,却也没有为她考虑的意思——保罗.斯卡龙是什么人?他娶了弗朗索瓦丝的时候就已经四十二岁了,而且他虽然是个诗人,但没有任何产业,只靠在沙龙和宴会上插科打诨来向贵族们献媚才能获得钱财和门路,说句恶毒的话,也就是一个博人一笑的小丑。

  另外,保罗.斯卡龙不但老迈,还经常生病,身体虚弱到无法独自站立的地步,他也许原本面容端正,但因为长久的病痛折磨,看上去就像是一具裹着皮肤的骷髅,皮肤焦黄发黑,每次参加宴会前都要像女人那样用胭脂铅粉来装扮自己,免得令人厌恶。

  像是这样的一个人,想想就可怕,更别说与他同床共枕了。

  奥比涅夫人的叔叔婶婶选择保罗.斯卡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斯卡龙不要女方的嫁妆,奥比涅夫人是肯定没有嫁妆的,她几乎是双手空空地回到法兰西的。

  这样的一个丈夫,也不怪奥比涅夫人坚持在丧夫之后改回原姓。

  “我真正的外祖父,是在我的丈夫去世之后找到我的,”奥比涅夫人说,一边理解地笑了笑:“虽然间隔了那么多年,他大概也只是偶尔想起他在法国还有一个女儿,我的母亲已经死了,但我的表现让他很满意,所以我就进了科西莫三世的宫廷,我连续成为了他孩子的保姆与女官,现在又来到了这儿。”

  “您的外祖父希望您能够取得怎样的结果?除了主教任免权之外。”

  “克雷芒十世已经八十四岁了,他最多只能坚持一两年,您也知道,法兰西的红衣主教是绝对不可能被选做教皇的。”

  “您的外祖父有把握?”

  “很大,陛下,若是有您的支持,那就更大。”奥比涅夫人说:“法兰西会需要一个盟友的。”

  “利奥波德一世曾经要求科西莫三世与他签订盟约,您知道科西莫三世是怎么回答他的吗?他说。‘陛下,我很愿意和您成为盟友,但我怕文件上的墨水尚未干涸,路易十四的军队就踏入了佛罗伦萨。’这句话我可以同样奉送给您的外祖父,利奥波德一世绝对不会就这么看着罗马教会倾向法兰西,所谓的盟约一签订,利奥波德一世的军队就会在圣彼得大教堂的广场上向教皇致意。”

  “唉,”奥比涅夫人平静而和善地说道:“您只记得表世界,难道忘记您还有一个里世界了吗?”

  路易这下子可真是有点惊讶了。“罗马教会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吗?”他问。

  “这个问题在三十年前您就应该得到了回答,您知道您的第一位王室夫人,当然,不公开的,玛利.曼奇尼就是一个女巫吧,但她同时也是那位主教先生的外甥女,对此罗马教会当然也是知晓的。”

  “这三十年我确实在寻找一个能够给我答案的人,”路易注视着奥比涅夫人:“巫师们与罗马教会,里世界与表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他们之间又有怎样的牵系?”

  ————

  在法兰西的国王追问奥比涅夫人,希望长久以来搁置在自己心头的问题可以可以得到一个答案的时候,在西班牙的托莱多,里世界与表世界也在此刻重叠在了一起。

  曾经建起了无数火刑架的双王(伊莎贝拉一世和斐迪南二世)肯定没想到,只不过一百二十年之后,被他们驱逐到低地地区苟延残喘的巫师们,竟然再一次出现在了西班牙的宫廷里,他们几乎都是黑巫师,能够拒绝听从博斯的命令,并且从路易十四如同篦子般的追缉下逃脱出来的,不是力量强大,就是足够幸运。

  西班牙的王太后与摄政王分别守候在国王的床榻两侧,一言不发地盯着巫师手中的药水瓶,那种与半凝固的血液无比相似的药水看上去就极其邪恶,更别说里面还有活着的水蛭,它们兴高采烈的扭动着,仿佛也在为自己的牺牲感到荣幸。

  “就是这个吗?”王太后不安地问道,她的手下意识地握住了胸前的玫瑰念珠,又像是被烫到了那样猛地松开。

  “只有这个,”巫师说,他见惯了凡人如此作态,所以并不生气:“它能让您的儿子,西班牙的国王变得健康和长寿。”

  “多长寿?”摄政王问道。

  “直到他可以与新妇同房。”巫师回答说。

  “那就足够了,”摄政王喃喃道,“拿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