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0章: 穆清宛失明了

作品:掌中之物:总裁别逼我|作者:敲罗打节|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11:49:38|下载:掌中之物:总裁别逼我TXT下载
  穆清宛不偏不倚,正好撞到了眼角,视网膜受损脱离,导致失明。

  这个消息对于穆清宛而言,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穆清宛此时正在病房里大发脾气,唐擎只留下周泉照顾,自己却没有来。

  “阿擎呢,我要见阿擎,周助理,帮我打个电话,让他来看看我啊,我眼睛看不见了。”穆清宛双手摸着缠着纱布的眼睛,几度崩溃。

  她只是想留下唐擎,没想到真把自己撞瞎。

  “穆小姐,你冷静一点,医生说了,你不能流泪,不能激动。”周泉安慰着:“唐总忙完了就会来看你。”

  “你骗我,他不会来看我了对不对。”穆清宛情绪激动:“我现在成了一个瞎子,他更加不会要我了。”

  “唐总不是那样的人,他真有急事,项目上出了问题,唐副总打电话急急的把唐总叫走了。”周泉说:“穆小姐,你饿了吧,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我不吃,不吃。”穆清宛随手抓到身边的枕头,从声源判断周泉所在位置,直接朝周泉扔过去:“给我滚,你是唐擎的狗,你只会听他的话。”

  周泉叹息一声,他知道穆清宛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失明的打击,也没计较,将枕头捡起来,抬头时,目光却不偏不倚地落在穆清宛的胸口处。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穆清宛又是个漂亮的女人,任何一个男人都抵御不了美色的诱惑。

  周泉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穆清宛听着半天没有动静,又凶巴巴地吼了一声:“周泉,是不是你现在也欺负我瞎了,不听我的话了,我叫你滚。”

  周泉将目光收回来,出去了。

  没有唐擎的吩咐,他也没敢离开医院,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坐着,将穆清宛这边的情况报告给唐擎。

  在楚辞那里受了一肚子火气的唐擎丝毫没有耐心,听到穆清宛在医院里大吵大闹的事,只冷冷的回了一句:“随便她怎么闹。”

  挂了电话,周泉又悄悄地瞧了一眼病房里面的穆清宛。

  心里那股/欲/望更加强烈。

  跟在唐擎身边多年,周泉知道唐擎根本不爱穆清宛。

  想到这一点,周泉有了蠢蠢欲动的心。

  穆清宛失明住院的事很快就被唐承力知道了,计划还没有开始,人就已经成了瞎子,那这颗棋子也就废了。

  可当听说是因为唐擎才瞎了,唐承力灵机一动,笑了:“还真是瞎得是时候。”

  唐承力打听了唐擎的行程,人没有在医院,他这才过去了。

  穆清宛又在发脾气,这次是冲查房的医生发火,连医生都被气走了。

  唐承力在门口看着离开医生,望里面瞄了一眼,确定穆清宛真看不见才进去。

  唐承力故意没有吭声,反而反脚一勾将门关上了。

  听到关门声,穆清宛警惕地喊了一声:“谁?”

  唐承力还是没有出声,而是绕到了穆清宛的身后,一把将人抱住。

  穆清宛吓得尖叫一声:“谁,放开我。”

  “是我。”唐承力开口:“我想你了。”

  他在她脖子上落下一吻。

  意识到唐承力想要干什么,穆清宛推开了他:“唐承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你怎么还有心思想那档子事。”

  “我跟你除了那档子事,还能有什么?”唐承力嗤笑道:“你这眼睛是唐擎弄瞎的,又不是我。”

  “你……”穆清宛气得不轻,很快又消了怒气:“没有我的帮助,你的计划也会落空,唐擎执意赶我走,接那个贱人回去。”

  “所以你用苦肉计想挽回唐擎,你这次对自己够狠啊。”唐承力太了解穆清宛了,唐擎不可能把她眼睛弄瞎,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我也没有想到会把眼睛伤到,医生说了我的左眼看不见了,唐擎不会再要我了。”

  穆清宛悔恨不已。

  “那可未必。”唐承力说:“我倒觉得你这眼睛伤得是时候,姨唐擎心软的性子,肯定会对你愧疚,这不是正有利于我们的计划。”

  “唐承力,我眼睛看不见了,你却还在想着如何算计唐擎,你把我当好什么了。”穆清宛怒不可遏:“你难道对我就没有一丝丝的感觉?”

  “呵,你不觉得这话问着有点可笑?”唐承力嗤笑一声:“行了,趁着眼睛瞎了,赶紧拴住唐擎,别白瞎了一只眼睛。”

  穆清宛紧紧地攥着身下的床单:“知道了,我不会让这只眼睛白瞎的。”

  看着穆清宛重新燃起斗志,唐承力才放心了。

  周泉回来了,唐承力也就离开了。

  楚辞知道穆清宛失明后,没有多大的反应。

  只要穆清宛不来犯她,她也不会鲁莽行事,去得罪穆清宛这只疯狗,到时候只会坏了她跟阮瑜林交换身份的事。

  阮瑜林一直在楠书那治疗,效果很好。

  楚辞不知道楠书用了什么办法,阮瑜林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

  看着阮瑜林逐渐康复,楚辞也跟着高兴。

  自从唐擎那晚撂下狠话后,两人接下来半个月都没有交集,让楚辞仿佛觉得那晚只不过是唐擎故意逗她而已,这让楚辞心里隐隐冒出一股怒气。

  林琳伤好了些后,又回到酒吧卖酒。

  楚辞想给林琳重新找份工作,酒吧的工作太危险了,林琳没有答应。

  林琳笑说:“我只会卖酒,而且卖酒提成高,才能养得起我爸。”

  林琳其实很讨厌酒,她父亲出事成了残废之后,酗酒无度,情况严重时会打她。

  这些都是楚辞无意听酒吧其他员工说起的。

  楚辞将林琳拉出了酒吧:“以后你就做我的秘书,我会给你最高的报酬。”

  林琳一愣,笑着看着楚辞。

  楚辞一直以阮瑜林的身份出现在林琳面前。

  “阮先生,我听说做秘书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难道阮先生是想/包/养我?”林琳半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不怕我给你带来灾难?我是个不详的人。”

  “你像我过世的…朋友,所以我想帮你,让你过上正常的日子,你才二十岁,不应该在这种地方虚度,我不是无偿帮助你,你必须努力达到我的要求,给我带来利益。”

  楚辞本想说像过世的妹妹,可她现在扮演的是阮瑜林,说成妹妹就不好解释了。

  她说最后那句话也只是为了减轻林琳心理上的负担。

  林琳眼圈一热,忽然抱住楚辞:“阮先生,谢谢,我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些命好的,一出生就站在金字塔顶端俯视着别人,你三番几次帮我,也渐渐闯进了我的心,我不想做你的秘书,我想做你的……女人。”